新闻  |   论坛  |   博客  |   在线研讨会
苹果的故事
tongxin | 2009-05-19 18:34:26    阅读:862   发布文章
  ・ 精彩推荐    
         终于,在最后错误的飘泊旅程中,我也得了肺炎,如愿以偿,哈哈哈.
  老子的故乡,而今再也找不到一点隐者的痕迹,曹操的塑像,并没有一点王者的霸气,而华佗的城市,而今,医疗的条件实在不敢恭维,终于,我不得不连夜坐上了回归的车.
  是的,我生活的这个小城,医疗条件并不是一般的小城市能够比拟.而医和药,在这个小城,都有我可以随意的依靠.
  我最基本的职业是医生,所以,当年回到这个小城,我最开始就是一袭白衣忙碌在这最好的医院死亡最多的科室.我创下的最高纪录,是一夜送走了四个病人,哈哈哈哈.
  脑外科,本来就是横在生死之间最近的科室.一个细微的疏忽,就会造成一个生命的离去,一点柔情的慌乱,就是一个生命的终结.所以,独自上夜班的时候,我学会了冷冷的斟一杯酒,整夜的守在冷冷的值班室,不敢睡觉,只为了当病人出现不测的时候,能最快的出现在病人的身边.对病人家属的热情和伤心,我也学会了视如不见,因为那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力而失去对病人的理智。
  脑外的病人,醒来是很困难的,而醒后,天知道,什么时候,他又会突然停止呼吸.而能做的,除了经验造就的第六感觉,就是程序的检查,迅速的发现和正确及时的抢救.医生晚一分钟,对病人就是晚了一个世纪.
  "百分之一的希望,就必须要有百分之百的努力".这就是脑外的原则,主任时刻不忘用这句话来规范自己,鞭挞我们.
  很遗憾,不久后,我被迫放下了手术刀,并不是我的水平不行,也不是我的品德有问题,是大家都知道也都很无奈的社会现实.
  离开医院的时候.我最骄傲的是,我没有误过一个病人.虽然,因此,我一年的夜班,才睡过三个晚上.其次,我骄傲的是,我大学里清贫而扎实的学习,在实践中得到了全面的检阅和肯定.
  其后的岁月,我卖过药,开过诊所,当一切的红红火火都因为我身外的原因而凄然结束的时候,我到了学校.
  独自走在百无寂廖的校园,我决定去为自己做一个拖了很久的手术.
  中学时,那一次受伤,鼻骨骨折,其后,有钱的时候,我没有时间,有时间的时候,我没有钱.而后,终于发展到影响呼吸,甚至说话.
  人熟好办事,我用了半天时间,毫不费力的做完了全部的检查,然后,敲定第二天早上手术.
  早上,当我进手术室的时候,麻醉科的老主任不悦的迎出来,都老哥们了,怎么没穿隔离衣?当终于相信是给我自己做手术.老主任什么也没说,虽然手术中,来看过几次,但什么也没说.
  只是后来,别人说起来的时候,都不相信,最马列的老主任竟会亲自下令给我减免手术费麻醉费.
  为了维持鼻部的高挺,我作了一个不遵守医学教科书的选择,拒绝了单纯的切除术。而是决定将那些已经扭曲得不成形的软骨复位后尽力矫正。
  最麻烦的是,将那许多突起的部位要一点点的凿掉。好在医生的关系特铁,所以,花了两个多小时,才按我的要求,细细的完成了手术。无论难度还是工作量,都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个同样的小手术。
  完了,汗流浃背的医生,长长的松了口气,然后惊叹的大笑,大师不愧为大师,在手术台上两个小时,脑袋一下也没动,哈哈哈。
  医生要实习的小女孩扶我回病房,我笑笑的推开,向护士长交代了几句,就去医院前,我曾经最熟悉的川妹子酒家,点了一盘最喜欢的鱼香肉丝。
  物是人非事事休!半年没去了,店里那个皮肤特白的老板已经换了。
  当第一根肉丝扔进嘴里的时候,才知道痛。原来那一凿凿一捶捶,早已经震木了牙床,一动,就知道了痛。
  后来,那个实习生,跑到学校去给我包饺子,问我,凿那么多次,不痛吗?
  哈哈哈,我说,你知道什么叫痛入骨髓吗。在靠近大脑那么近的地方,凿骨头,你说感觉如何。[由于时间比同样的手术长几倍,所以,原来常规的神经阻滞麻醉,受到了绝对的挑战。]
  好在,多年的生活,早就受够了伤和痛。再加一点,也是无所谓。于是,我将那一盘肉丝,一根根的吞入了肚子,然后拍拍手,到医院去吊针。
  鼻子被密密麻麻的纱布塞满,只能靠口呼吸,于是,嘴里总是干裂得冒火。
  晚上,耳鼻喉科,一般很少有急诊,医生,护士都早早的睡了。
  同病房的另一张床上,是一个从农村来的青年妇女,鼻息肉。
  趴在她床头的是她年轻的老公,也是一样的土里土气。
  因为对病情的不懂和对手术的害怕,他们傻傻的谈着一些生生死死的诺言。听得让人总是忍俊不住。
  夜深了,嘴唇已经干裂得出了血。咽喉的火已经冒的呼吸困难。
  迷迷糊糊的,什么撞到了我的脸。
  原来,是那个土气的青年,递过来的一个苹果。
  笑,我已经无力再说一句感谢。因为嘴里已经干裂的┅┅
  笑,苹果我能咬得动吗。不能。
  我正准备摆手的时候,我突然发现,苹果上面已经被小刀横横竖竖的划成了一格格的小块。
  我愕然了。那是我今生第一次感动。
  后来,在西南的山中,月明的夜晚,我在一座空空的寺庙里,讲给一个女孩听。不过,她很累,所以没听完就睡着了。很遗憾,一直想写下来,却拖了这么多年,再也没有那种激情。
  也忘了当时的细节,甚至,我不知道,那个苹果,我吃了没有。
  我只知道,我披衣而起,拿起那时最时髦的真空保温杯。到了脑外科。
  护士给我跑了几个科室,都没有水,后来,总算在婴儿室,弄了点牛奶。
  虽然,我很省的只是偶尔舔舔,但依然很快就见底了。
  无奈,我只好,抓过处方,开了一大堆润喉片。其后的日子,我就靠着润喉片过活。
  其后的事情,就再也没有了。因为第二天我就不肯住院了。
  每天,我潇潇洒洒的打的到医院换完药,然后带上配好的药,回到小小的寝室里打针。
  虽然,学校里的护理老师不少,却懒得麻烦她们,熟识的护士有时间,就去给我打针,没时间,就学会了自己注射。
  一同分去的女同学,给我去洗了两天衣服,就被人们的风言风语说的与我形同陌路。于是,一切,我就再也不敢指望他人的恩赐。直到很久很久以后。我都是一直孤独的面对着所有的伤和痛。
  最痛的时候,我就梦想,有一天,我病了,给我递一个苹果的不再是陌生的人,而是我深爱的女孩。想着终会有那么一天,所有的伤痛一下子就被阳光挤走。
  很幸运,那一天终于出现了,那时候,我得了一个用昂贵的药品也难以控制的疾病,那次疾病,折磨了我很久,相关科室几位主任拿出了看家本领,也无济于事。
  无法解释的是,最后一次痛得最厉害的时候,因为一个人久久的抱着我,直到天明,所以,永远的不再犯了。哈哈哈。
  而今,我不敢再奢望谁的拥抱,也不敢再奢望谁的牵挂。
  我只奢望能握住一只实在的手,实实在在的手,没有。
  我伸出手,握住的是空空空,空得我的手软弱得无法收回。
  不敢再伸手,于是只期待有谁的一点消息,没有。
  无论是信件还是QQ,都没有。揉揉眼,却只是更加的清醒了绝望。
  笑,此刻,又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,也是想喝水。
  虽然床底下有着大瓶的健力宝和整箱的矿泉水,垂手可得。
  可我想喝的是热茶。
  没有,我也无处乞求。
  于是,猛然又记起那一个不知道吃了没有的苹果。
  今生已经是绝对无缘,哪怕是在梦里。
  而苹果的回忆,也已经破碎的不再真实。
  终于写完了,太阳也已经出来了。也许是混凝土的高楼太过结实,所以,永远不会再照在我身上。


 。。。。。。 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,可以将文章收藏到:收藏到我的收藏夹 添加到百度搜藏添加到雅虎收藏+收藏到QQ书签 本文来源于嘟嘟个人网站 http://www.dudu163.com/ 收藏这个网站 , 如果您喜欢这里,请带您的朋友一起来好么~~~~谢谢您的支持~~~
参与讨论
登录后参与讨论